一个人的战斗不等于一直独行。

   来自伊拉克击剑选手艾哈迈德和来自巴勒斯坦的游泳选手的哈马兹,两个年轻人都是千里迢迢来到深圳参加大运会,但他们在大运会上感受到和给予我们的,却远远超乎“一个人”的意义…[详细]

  艾哈迈德和哈马兹都是“孤独的行者”,“信仰坚定的布道者”。他们都在坚守着一个人的战斗。但有热情观众的相伴,有体育精神的驱动,有运动激情的澎湃,有民族力量的支撑,他们就永远不会独行……

  在参加本次大运会击剑项目的队伍中可不是每支都这么热闹,来自伊拉克的男子佩剑运动员艾哈迈德多数时候都是形单影只,虽然没有团队的支持,但他仍坚持孤军奋战。

战争让体育成为奢侈品

  参与体育对于战乱中的伊拉克人民来说并非易事,不但是体育场地和硬件的缺失和被摧毁,恐怖阴影也时刻地笼罩在运动员头上。

  伊拉克运动员艾哈迈德来深圳参赛,毫不夸张的说,也是冒着“生命危险”的,据非官方统计,2005年至今,共有超过100名运动员遭遇暴力袭击,一些人死去,一些人伤残。反政府的武装组织和恐怖分子认为,体育比赛取得佳绩,是对苦难中国家的精神支持,在他们眼里,运动员代表国家出赛,就是与政府“合作”的行为…[详细]

大学筹资帮选手圆梦

  艾哈迈德今年23岁,是巴格达大学的学生,由于缺乏专业教练的指导,艾哈迈德实际上只属于一个高水平的业余爱好者,“全伊拉克只有4名击剑运动员,我们没有专业教练,只有一名大学体育老师偶尔会教教我们。”

  此外,艾哈迈德来参加深圳大运会的很大部分费用,是巴格达大学在得知他报名参赛后,想办法给他筹措了25000美元,这才让他得以成行…[详细]

25秒“打酱油”角色

  艾哈迈德没有教练也没有陪练,当他想练习的时候,就只能拿着剑对着空气比划,仿佛对面有一个对手。偶尔临赛前,他会鼓足勇气去邀请其他国家的对手一起练习。比赛开始后,艾哈迈德先是0:5输给意大利选手,而后对阵上届大运会男子团体佩剑的金牌得主、中国队的何伟。这次仅用25秒钟,艾哈迈德就又连中5剑淘汰出局。

  这个结果对于艾哈迈德来说似乎有点残酷,不过他自己却说,他很快乐很满足,因为他实现了和高手过招的心愿…[详细]

一个人参加大运只因热爱体育

  艾哈迈德千里迢迢来到大运会,可却只在赛场上停留了几分钟便连续落败铩羽而归,但他一点都不沮丧,相反还很满足,因为“我很爱这项运动,我不会放弃学习击剑的”。

  以艾哈迈德的运动水平和伊拉克的大环境来说,击剑可能只能被他当做爱好,但他为了梦想不愿放弃的劲头,还有期待自己能参加奥运会的决心,这样的人生就值得期待…[详细]

热点调查

您认为一个人代表团值不值?
0
0
不值

热点调查二

您认为本期体育茶馆做得如何?
体育强国之路尚远
 中国代表团从1974年的德黑兰亚运会首次参加亚运…[详细]
忘掉诸宸体现进步
 广州亚运会国际象棋比赛开赛多日,再次代表卡塔尔参赛…[详细]

相关专题三

克韩从校园开始?
 在面对“保平即可出线”这一中国队始终…[详细]

  哈马兹·阿布杜,来自巴勒斯坦的游泳选手,本届比赛独自挑战男子游泳4个单项的赛事,虽然晋级希望却渺茫,但他说自己必须要来,因为他代表着巴勒斯坦25000名学生……

巴勒斯坦体育条件差

  21岁的哈马兹是巴勒斯坦男子10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全国纪录保持者。绝大多数日子里,他都在东耶路撒冷的基督教青年会的泳池中备战奥运,可这个泳池的长度仅为18米,甚至连起跳台都没有。

  在这个小水池里,阿布杜只要划六次水就能触壁,每天他都要在这里游上千个来回。其实在耶路撒冷有一个50米的符合奥运会比赛标准的泳池,但那里的收费对于阿布杜来说太过昂贵,因此,他只能在这个小池子里凑合…[详细]

自掏三年家底儿参加大运

  “一个人的代表团”,让哈马兹有点孤单,因为没有体育部门或大学为他们支付机票和食宿费,所有的费用都由自己承担。哈马兹有一份教孩子们游泳的兼职,但每月除了生活费所剩无几。他这次来华的旅费是他3年来存下的家底儿……

  “所有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在房间里,在餐厅,我很孤独…”,所以哈马兹愿意跟人分享着对比赛、对中国的感受,但却不愿多谈自己的家乡。哈马兹说在巴勒斯坦,体育与和平一样都是奢侈品…[详细]

62人中排名第45位 自嘲可以早些回家

  在挂满国旗的运动员休息区,哈马兹不知去哪里歇脚。因为整个巴勒斯坦大运会代表团就他一名运动员。没有教练、没有翻译、没有队医、没有新闻官。只有他一个人。

  在8月18日上午进行的男子100米蝶泳预赛中,哈马兹的成绩为58秒41,在62名选手中位列第45位。虽然无法晋级,但小伙儿对这样“打酱油”式的亮相并不沮丧,他自嘲说这样也好,只盼着比赛早点结束,早日回到耶路撒冷…[详细]

“我代表着25000名巴勒斯坦大学生,我必须来”

  大运会开幕式运动员入场仪式时,哈马兹自己一人挥舞着巴勒斯坦旗帜,眼中饱含泪水。或许他的运动成绩并不出色,但对于哈马兹而言,让人们在深圳大运会上想起巴勒斯坦,便是他此行的目的。“我代表着25000名巴勒斯坦大学生,所以我必须来。”

  如今在回想起这位巴勒斯坦小伙儿独自执旗时的泪水,不禁让我们想到艾青的那句诗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”…[详细]

微言大义

消息加载中,请稍候

与编辑对话

消息加载中,请稍候
  艾哈迈德和哈马兹都是“孤独的行者”,“信仰坚定的布道者”。他们都在坚守着一个人的战斗。但有热情观众的相伴,有体育精神的驱动,有运动激情的澎湃,有民族力量的支撑,他们就永远不会独行。
 
##########
<nobr id='gkP'><thead></thead></nobr><strong id='tIxfRvsV'><font></font></strong><font id='kmiupV'><marquee></marquee></font>
<acronym id='XwKS'><strong></strong></acronym><dir id='ctffdD'><var></var></dir><blockquote id='FsoZHd'><strike></strike></blockquote><label id='NMCu'><marquee></marquee></label><del id='pXNtgyY'><pre></pre></del>
      <var id='FVSIlqQ'><font></font></var><small id='koQuX'><comment></comment></small>
      <label></label>